苏小店

2018-06-15 来源:大皖 新闻客户端

小时候,我常奇怪“苏小店”的名字,苏家的小店吗?算是吧。中国的地名多是一种约定俗成。苏小店当初应是一家姓苏的人家开的小店铺,由此而得名。


记忆中,苏小店有两处。一处就是现在的地方,古镇三河北去10公里,合肥至铜陵公路的东侧。另一处是老苏小店,当在新苏小店的东面,去往巢湖西岸的方向。老苏小店原先就是一条简易的街道,但是有集市。后来,三河镇至合肥的公路修通了,为了便利交通,人们开始把集市的地点挪到了公路旁边,于是新苏小店兴起了。


以前,老苏小店里有亲戚。每年正月里,母亲都会带着我们去给姑奶奶家拜年。到了后来,他们家的人都陆续搬迁到了城里,于是我们便不去老苏小店了。不过,我们还是常经由老苏小店的,因为我的大姨娘家在巢湖西岸的丁大郢,往来之间必须经过老苏小店。


新苏小店曾经是人民公社的所在地,兴旺了好些年。1953年,苏小人民公社在新苏小店建立了人民会堂、铁匠店、木匠店、粮站、人民医院和信用社等。


新苏小店里人来人往。


人民会堂在没有被撤掉以前主要是公社里开大会的地方。当然,公家不开会了,群众也有享用的机会,但多数是在过年期间。正月里,人民会堂里常有唱大戏的活动。唱戏的内容我没有深刻的印象了,因为那时太小。但是当时的景象还依然清晰。卖糖葫芦的老头、卖针线的货郎挑,以及那种玩把戏卖艺的江湖人等,多是在看戏这种人多的时候出现。而他们的周围总是少不了孩童。当然,还是看戏的事情分量最重。看戏前那种急切的心情,看完戏之后的不舍情状,想起来都是一种珍贵的记忆。那个年代里,乡里人家的活动范围常不出10里,看大戏是乡亲们聚会的一种难得的机会。


新苏小店的木匠店了不起。我的祖父和三伯父曾经在木匠店里干过活。听父辈人说,那时的祖父在木匠店很勤劳,每天省下的食物都带回到了家里,所以在困难时期我的家人都食无忧。


新苏小店有个李先生。我小时体质弱,好生病,去新苏小店的医院打针总是害怕。后来遇到一个李先生,他打针跟蚂蚁咬一样。于是,每次到医院我都要称呼李先生叫“爷爷”,点名叫他给我打针。非常奇怪的是,每当我大叫“爷爷、爷爷”的时候,叫声未落,那个针剂就打完了。李先生中等个子,大腹便便,有医生的形象,但却不会让孩子们感到恐惧。新苏小店的医院存在时间很长。后来,县里搞乡镇合并,苏小乡合并到严店乡,于是新苏小店的医院也就撤并了。很多年以后的某一天,我忽然跟父亲提起李医生。而父亲说,他在天堂里。


新苏小店的集市是露天的,就在街道的两侧,简易而简单。乡亲们来新苏小店主要是交易家庭所需,当然也有熟人之间的晤面。因此,新苏小店是乡村里大小事情约定的场所。一杯粗茶,一碟点心,一段话题,乡里间的讯息就在茶馆里得到传递。我很喜欢新苏小店的茶馆,它就在三岔路口的拐弯处。每天早晨,茶馆里面人头攒动,气氛浓烈。茶馆里的点心主要是油炸米饺和米面粑粑,这也是丰乐河沿岸各地相同的习俗。记得那时盛装点心的瓦碟底部常有个小洞,不知道是何故。茶馆里除了点心之外,还有大碗茶。说是大碗茶,其实里面没有茶叶,就是一碗白开水,是客人们就着点心喝的。我喜欢乡村里茶馆的油炸味道,那就是早晨的味道。油烟一旦升起,它会慢慢飘逸,之于街道、之于巷口,之于人的鼻子,所谓闻香而心动,行人的脚步都会不自觉地加快。“一日之计在于晨”,赶路啊!早行的人都知道。



前些年,乡镇合并,苏小乡没有了,但新、老苏小店还都存在。前几年,农村集镇化,推土机一响,老苏小店不存了,但新苏小店的交易还在。苏小店,时空变换,变的是街市的地点和模样,以及茶馆里那些喝茶的人,唯一不变的就是它的名字。你说,它还是当初那苏家的小店吗?



责任编辑:宣丽


返回顶部

X

X